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鑫乐动态 > 鑫乐动态

崇左党报“左江日报”对鑫乐琴行进行采访报道

作者:鑫乐艺校   发布时间:2017-04-15

    经常会看到有人在问,“我25岁了才学琴会不会太晚了?”,“我是个家庭主妇,学琴有问题吗?”,诸如此类的问题。

    其实,往往这样想的时候,是担心学无所成,浪费时间成本。但是反过来想一下,你学琴是为了什么?如果我们只是把弹琴当做一个习惯,爱好,比如跑步,健身等,那么就不会有觉得有晚不晚这样的问题了!

    很多人这样想,是觉得孩子小,易塑造,所以学琴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4月13日,崇左党报“左江日报”以【“无法成为贝多芬,但发现了另一种生活”】为题撰文对鑫乐琴行进行采访报道。


未标题-1_副本.jpg




图为鑫乐琴行部分成人学员


    【以下为报道全文】


□本报记者 蒋欣攸 见习记者 覃柳鲜


    学钢琴、学舞蹈、学画画、学古筝……近日,市民吴小姐发现朋友们忙了起来,他们白天忙于工作,闲暇之时,奔走于各大培训班,为自己“充电”,想约个人逛街,好难。过去以孩子们为主的各类艺术培训班,如今已悄然涌入了大量新的“生力军”——成年人。提升自我的一种方式。


    “长这么大了,突然发现自己不会一门才艺。”近日,25岁的市民李小姐有些郁闷。周围的同龄人有的会钢琴、有的会舞蹈,自己却没有可以拿得出手的才艺。


    从青少年时期开始,李小姐就特别羡慕校园晚会上一展才艺的同学,但因家庭条件等原因,没能学习一门才艺。


    前段时间,刚过25岁生日的李小姐意识到,自己该学些什么了。在咨询了多家琴行后,李小姐报名了吉他班。


“算是弥补一个遗憾吧。”李小姐说。挑选购买舞服、舞鞋,吴小姐在买全了舞蹈装备后,兴奋地告诉记者,她报了个舞蹈班。


    吴小姐是某银行员工,和大多数白领一样,每天长时间坐在电脑面前工作。时间久了,吴小姐感觉自己的体态出了些问题:背越来越驼,似乎脖子在前倾,似乎肚皮上多了些赘肉,似乎去年的裤子越来越紧了……


    碰巧,近日,某培训班在开设舞蹈体验课程,吴小姐在体验了两节课后毫不犹豫地报名了。


“希望通过锻炼改善体态,提升气质。颜值不够,气质来凑。”吴小姐有些戏谑地说。


“希望能够提升气质。”

“工作了之后发现很久没有运动了。”“希望能够控制体重。”

    ……


    在舞蹈班内,吴小姐发现,和她有着一样想法的学员不在少数。


“当初开设成人班一是想给小时候喜欢舞蹈却没有机会学习的人实现儿时愿望,二是想让大家在工作之余通过舞蹈达到锻炼、提升自我的效果。”崇左市足尖舞蹈艺术中心的舞蹈老师陀炎梅说。让业余生活更有趣。


    这是工作以外的另一种生活。


    在舞蹈班里,吴小姐交到了来自各个行业的朋友,练习之余,大家闲聊,一起分享生活中的种种,让她发现在崇左的生活并不是那么无趣。


“年龄大了,没基础,还来得及学吗?”舞蹈班内,学员们提问。而这似乎也是各培训班老师们在教学中被问得最多的问题。


    鑫乐琴行负责人唐枫认为,这要看学生是否肯花心思。


    而60岁的某国企领导李叔则用事实证明:只要有心,什么时候开始学都不晚。


    琴行内,一曲贝多芬的《梦中的婚礼》从李叔指尖流淌而出。李叔学钢琴不过一年多的时间。


    年轻时的李叔忙碌奔波,没有太多的时间和机会接触自己所喜爱的音乐。两年前,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下班后,应酬、三俩朋友相聚喝酒、在家看电视占据了李叔大部分的业余时间。


    “是时候拾起年轻时候的梦了。”李叔说。


    2015年,李叔成为了琴行里年龄最大的学生。大半业余时间被钢琴占据,常去琴行自弹自赏,自得其乐,沉浸在另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钢琴的黑白键盘里。


    像李叔一样的学生不在少数。这些学生学钢琴,无外乎一个理由:“也许我们已经无法成为贝多芬,但是我们发现了另外一种生活。”


    成人学艺难在哪儿?


    成人学艺的兴起在最近两三年,伴随着崇左经济社会的发展。


    唐枫的琴行已开办多年,起初,前来学艺的成年人寥寥无几。近几年来,市民越来越注重生活质量,报名人数也随之增多。


    我市培训班数量也随之增长。


    相对于孩子们来说,成人理解能力更强,但学习时间的不确定性是成人学艺的最大问题。


    “上班族有时会加班,有时会有应酬,有时会有些突发事件,学习进度比学习时间较为集中的小孩要慢一些,甚至无法坚持。”唐枫告诉记者。


    唐枫认为,其实这些都不应是坚持不下去的理由,不是每天都在加班,应酬的时间也可以留给自己。


    “时间可以挤出来,关键是你是否有一颗坚持学艺的初心,不要中途放弃。”唐枫说。

    不过,和七八年前一样,目前,市场上仍以钢琴、吉他、古筝等主流培训为主,琵琶等小众民族乐器并未普及,一些乐器仍处于无人教的状态,市民们求学无门。


    “糟糟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白居易《琵琶行》里对琵琶的描述让黄小姐很是向往,但是她走遍了我市各大培训班,却发现,我市只有一把琵琶孤零零地在某琴行墙上挂着,更不用说找老师教授。我市成人培训市场仍有待挖掘。